一个病娇的傲娇?

 

水手的故事Ⅰ

偏僻的公路上没什么人烟,所以她把车速提的很高。
他坐在她身后,百无聊赖地观赏高速变换的风景。
今天天气很好,风也很大。

“叮”

细微的音节迅速消融在风里。
他回神盯着她的发梢,然后微微前倾,环抱住她。
感觉她轻颤了一下。
耳朵红了啊,真可爱。

“叮铃”

又是这个清脆的声响。
他将头靠在她肩上,银白的十字架被风吹地晃悠。
和她的发梢一起摩挲着他的鼻尖。

“叮”
啊,原来是耳线碰在耳机上的声音。

June
29
2017
评论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