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病娇的傲娇?

 

水手的故事Ⅱ

“泽楷,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么。”

“会。”

他是寡言的,但又执拗般的认真和温柔。他总是要经过漫长的思考,才会把简短的字句说出口,仿佛仪式那样郑重。

所以这是你们全部的对话中,他回答的最快的一次。

















你们已经分开很久了。

——所以,这是你们全部的承诺中,唯一没有兑现的一个。

July
01
2017
评论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