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病娇的傲娇?

 

【四桃】点心

·这里是第一次产粮的阿秋(๑>ڡ<)☆
·冷cp产物
·陈皮阿四x小丫鬟桃花
·如果我没病就是脑洞太大反正没得救了
·时间线是迷
·ooc ooc ooc

今儿个天气好,暖融融的阳光照着,连带着陈皮踏进红府的步子也轻快起来。他揣着几块市井巷子里买来的点心对管家扬了扬嘴角,往后院走去,远远瞧见个小丫头在院里浇花。

“桃花,我师娘呢。”

“夫人在卧房歇着呢,你又带了什么新奇玩意儿来呀?”

“嘿,那也是给师娘的,没你的份。你好好浇水啊,别忘也给自个儿浇两瓢,好长长个。”陈皮嘻着张脸背身闪开桃花甩来的水珠,提脚往里间跑。

“好你个陈皮!夫人不在尽欺负我!不给你在夫人面前说好话了!”

“我就没听你提过我好……”听着远远飘来的声儿,桃花气恼地跺跺脚,三心二意浇着花,琢磨着一会儿要找夫人给评个理。

陈皮想小丫头定是在歪着脑袋冒坏心思就止不住的笑弯了眉眼。他放轻步子,想着给师娘一个惊喜,却是愣在卧房门旁,敛去笑意。

“……二爷,我身体好多了,你不用老担心这啊那的,我……”

……师傅也在啊,还是过会儿再来罢。

陈皮无精打采地往回走,折过回廊便见桃花还在院中打理着花花草草,置气般问她:“你怎不告诉我师傅也在!”

“啊?我不知道二爷也在啊,夫人遣我来浇花时二爷还在忙呢。”桃花被吼的也委屈,抬头瞪他一眼,拎着小木桶往廊边走。

“站住!”

桃花也不理,径直走着,微风拂了她耳边的碎发。忽觉后脑一痛,接着便是物什落地的声儿。

“陈皮!你干什么!”桃花放下木桶,捡起陈皮砸她的荷叶包,攥着想扔回去,手里却一软。拆开一看,竟是那包花花绿绿的点心。

“师娘有师傅陪着,这点心就便宜你了。”陈皮靠着实木栏杆冲她笑,常常虎着的脸笑起来却是好看的紧,“别和师娘说这事,我明儿个再来。”旋身便要走,不想桃花迈着小步子“哒、哒”地跑过来。

“诶,你,你尝过这点心没有?”

“……”

“要不咱们一块儿吃呗。”桃花挑了一块儿茶饼递过去,“喏,给你。”

“我才不唔!”要张口说话却是猝不及防被塞了满嘴。

“好吃么?你若不要了,剩下的可都是我的了!”桃花掩嘴笑着,抱着点心跑开了。

陈皮被那一笑晃了神,摸摸嘴角,低低念了一句——

“好吃……”

却无人在听罢……

August
04
2016
评论
热度(6)